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清安】Bloody love story


*渣渣出来丢人现脸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设定是百度的,bug特别多求不吐槽
*前期看不出来,但两个人都很黑,只不过遇到对方会变幼稚而己。
*给我亲爱的北极圈产粮,不逆拆活的真辛苦
*2000字未完结估计得有后续但只是估计
*在极地哪怕自割腿肉也要活下去啊

1.

  夜深人静。

  万家灯火齐熄灭,仅留路边幽然灯火静悄悄的燃烧,微弱的光芒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显得不值一提,但仍然供给着一丝安全感,使得没有明亮月光的五夜并没有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赶路的,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的——月黑风高之时打更人也不见踪迹。

  风很凉。晚秋的时候,北方仍旧无雪,但夜晚寒得刺骨。

  人们不喜乃至厌恶惧怕上述这些令人心底发毛的东西,因此他们紧锁家门,蜗居在安心的住所。

  ——可是很不巧,有些自黑暗中生出的家伙们很喜欢。

2.

  沾满猩红的纤细双手死死的掐住面前已经被捅了五六刀,腿上中了两颗银质子弹的弱小,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懦弱同族,清秀的少年面无表情的布下处决结界,将上了膛的枪支别回腰间。

  黑暗的影子笼罩着这座繁华的北方城市,屠杀的气息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蔓延,冰冷而血腥。

  “……The Sixth Tradition: Destruction Thou art forbidden to destroy another of thy kind. The right of destruction belongeth only to thine Elder. Only the Eldest among thee shall call the Blood Hunt. ”

  一个同样长相俊秀无比的人影从阴影中走出,红艳的薄唇轻轻吐出看似平和倜傥实则杀意四溢的字句,他修长而又指节发白的双手交叠着搭在一根手杖上,神色晦暗不明,嘴角蓄笑。

  “……连「戒律 」都胆敢违反的废物……”

  身体被寒冰冻结,面部肌肉完全已经扭曲不堪,指尖插入肉里的声音模糊不清,手腕处贴合着血管的金属灼热无比,全身上下仅有的那一点魔力和依以为命的血液一点一滴的被吸干,喉咙里只来得及发出了一点破碎的音节,临死之前他只看见一双暗红的瞳,和一句冷淡又充满厌恶的话。

  “……最后的价值就是你那点血了。”

3.

  大和守安定甩甩手上的血,木然的收起装满了血液的容器,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萎缩,风干,直至化为一堆尘土。

  他再看了看刚刚因为「猎杀」而破坏的小片建筑以及满地猩红鲜艳的血,有点心烦意乱的随便丢了个魔咒清理完毕,瞅了瞅自己身上大片大片的污渍以及被撕碎些许的衣物,再看看另一边悠闲站着衣着华丽整洁得好像就要去参加宴会的某人,突然很想一拳捶死他得了。

  然而不行,因为他打不过他。

  加州清光心情甚好地收起了审神者赠予的手杖,哼起了《白色教堂》,拉了拉手套的边缘,把似笑非笑的眼神投到了大和守安定的身上,嘴角则微微勾起。

  ……妈的这人怎么这么欠揍。

  大和守安定一瞬间差点没气成刺豚。

  “最近需要清理的家伙真多啊。”大和守安定心里劝说自己不要和某个白痴计较,到嘴的脏话一转变成了吐槽,“真是太烦人了——我已经不想看到这堆垃圾了。”

  加州清光理了理领子,一双血月般的红瞳转了转,优雅的迈开步子,和大和守安定一起离开了阴冷的小巷,走到吹着寒风又冷冷清清的大街上,听到大和守安定这句话,撇了撇嘴回应:“是你自己要接「猎杀令」的,居然还敢嫌烦,你是一朵奇葩吧。”

  “我只是吐槽而已——同样身为Tremere 异类中的异类你没资格说我,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狠狠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优雅地反驳,拐弯抹角都没有地直白骂人。

  “有的时候我真觉得你是Gangrel ,你的礼节是否已经完全丢掉了,这一点让我很怀疑,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维持着非常欠扁的微笑,摸着下巴温柔地回复,结果同样收到了对方狂风骤雨一般的言语攻击。

  “是吗?说实话,有的时候我也觉得你非常像Toreador ,那么注意外表和美真的很像是他们的行为——我说真的。”

  大和守安定学着他温柔微笑,看起来非常可爱,还有一点点乖巧。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并不是的好吗。

   “大和守安定,你小心点——随便侮辱其他氏族可是会招仇恨的,况且这实在像是那些反叛者的言语,你不觉得吗?”加州清光精致的眉眼依然还是祥装着温柔可亲,然而嘴巴一点都没放过大和守安定,依然作死地继续怼。

  有用吗?

  没有哦。

  “装什么装,我知道你施了魔法——别人听不见我们讲的任何东西,更何况我们还是用日语进行交流的,在英国,没有人会听得懂好吗?”大和守安定一脸浓浓的嘲讽,充满恶意的揭穿了所有事实,然而,这并不能阻挡加州清光继续演戏,他也就是过过嘴瘾。

  “不要贫嘴了——然后我们去哪里?”加州清光突然不太想理会大和守安定这个无聊的家伙,用最快的速度转移话题,丢给大和守安定一个问题,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前进。

  “去找魔女吧——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很多年没去看过她了,上次见面还是我们那一次分开的时候。”

  “……我总觉得你的目的并没有那么单纯。”

  “哦,你猜对了,我还要盘问一下魔女在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黑历史,然后每次在我觉得你很欠扁的时候,我都可以狠狠的怼你了。”

  “……”

4.

  月黑风高。

  对于血族来说完全就是非常好的一个夜晚。

  适合谈情说爱,勾搭人类(×),宴会狂欢,聚餐。

  ——甚至乱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