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Death and his little gentleman*

*ooc 小甜饼 短篇一发完
*文中所有英文句子来自谷歌翻译,在最后会补充中文
*其他设定详见文中
*配上初音的Life食用更佳(一定要是初音的才行)
*然后 @Annie Phil 一下太太

  这是一个晴朗的午后。
  洁白的纱帘被掀起,窗外蓝天白云碧草晴空的景色一览无余,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的少年——至少从外貌上来看是少年,却无心在于此。
  他现在正在盯着墙上的时钟,眼神有点恍惚,让人怀疑他下一秒钟就会睡着。
  指针并没有因为他的目光而变快,依然不紧不慢的前进着,慢悠悠的速度成功的催眠了奈布,没一会儿他便轻轻的合上了双眼。
  嘀嗒。
  十二分钟过去了。
  现在是下午2:39。
  约定的时间到了。
  忽然之间,除了奈布之外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多出来一位穿着维多利亚时期标准绅士服装,头上戴着一顶礼帽,带着金属框架的单边眼镜,手中拿着装饰了玫瑰的手杖的男人。
  他长得非常好看,黑发红瞳,皮肤白皙。
  加上那样俊朗的面孔,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为其倾心。
  他含着笑看着奈布的睡颜,手杖突然在手中消失,他俯下身去,轻轻的在奈布耳边问:
  “Are you alive? my little gentleman .”*
  奈布有些迷糊的醒了过来,曾经身为军人良好的自觉,不到片刻他便清醒了。
  即使没有听清楚,他也知道杰克问他的是什么问题,于是他平静的回答。
  “Yes.”*
  “I am still alive, dear Mr. Death .”*
  于是他睁开眼睛。
  他看见杰克笑了。
  “That's good, my dear little gentleman.”*
  今天你也没有把我带走,死神先生。
  虽然仅仅是活着,仅仅是这样,就已经很感谢了。
  Thank.

  他和死神先生的初遇也是一个午后,2:39。
  那个时候他的病情大概还没有很严重吧。
  那个时候。
  奈布在整洁的病房里迷迷糊糊的差点要午睡了的时候,抬眼却望见了一身黑色的杰克。
  奈布完全不惊讶,或者说没兴趣没时间也不想去惊讶,于是他真的只是浅浅地用平静的神色望了杰克一眼。
  他完全不知道,这一望,就让这位死神先生记住了他的眼睛,接受了维纳斯所赠予的爱情。
  奈布眼神的余光瞄到了杰克背后依然洁白无暇的墙壁——这个人,没有影子。
  “Are you a god of death?"*
  这个人是死神么?或许他就是来接我的吧。不知道是要去天堂,还是地狱?
  应该是地狱吧?
  “Yes, my name is Jack, the god of death that will take you away someday."*
  还真的是啊。
  人反正总是要死的,总归只是投入死亡的怀抱的时间有所不同,仅此而已。
  死亡不过就是人生最后平静的归宿罢了。
  因此奈布并不惧怕。
  所以他笑了笑。
  “If so, can you chat with me for a while? ”*
  “just now .”*

  自从认识了死神先生之后,病房里平静而死寂的空气就给打破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柔欢快的心情,窗外透进来的青草的香气,和死神先生身上的玫瑰的香味。
  死神先生总是准时来,下午2:39,然后一直从这个时间开始,呆上一个小时又14分钟。
  这两个没有规律的特殊时间,是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聊天的时长。
  杰克懂得很多东西,他会聊一些在地狱里的见闻,还有在天堂的也是。
  他告诉奈布死神其实就是一个引路人,把死去的灵魂带上天堂或者引入地狱,当然啦,也有一些无害的游魂,会执着地待在人世间。
  其实死神在每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都会前去交流,人有千千万万个,死神也有千千万万个,有些时候死神的工作甚至还包括预示死亡。
  因为工作的性质完全可以说的上是温柔,所以大多数的死神都养成了温吞的性格,而且都不如传说中那么恐怖。
  有个性一点的,比如杰克,他还是非常乐意陪着即将逝去的逝者们,偶尔也沟通交流,但绝对没有人像奈布一样和他这么亲近。
  杰克的描述中,他遇到的那些死去的人们,大多数都是一些孩子,身患重病的孩子。
  比起普通的一些孩子们,他们更加天真可爱,甚至懂事得令人心疼。
  所以杰克就将自己默读的习惯改了过来,每天准时准点的陪着那些孩子安静的做游戏,没有办法做游戏,就轻轻地讲故事。
  杰克喜欢那些温柔的文字,也喜欢那些美丽的文字。孩子们则同他一样。
  于是他读泰戈尔的温柔的句段,《新月集》,《飞鸟集》,那些赞扬伟大的母爱,夸赞孩童的活泼的诗,深深受着这些现在已经安然走向天堂的孩子们的喜爱。
  这些应该都是悲伤的事情,但是由杰克复述出来,却显得分外的温柔和宁静。
  因为奈布明白,至少这些单纯的孩子,临死之前都如此的天真可爱,满怀希望和快乐。
  如果自己也能这样就好了。

  死神先生会弹钢琴。
  他指尖弹奏出的温柔的音色非常好听。
  奈布出神地望着被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架钢琴和一个死神先生,完全没有看到纱帘忘了掀起,在空气中翩翩起舞的美丽模样。
  也完全没有看到自己,苍白而又鲜活平静的,周身被光芒照出一圆淡淡的光晕的,仿佛天使一般的样子。

  遇见了杰克之后,奈布难熬的时光变得温柔而恬静。
  每天下午准时到来的死神先生,总是会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
  每天的时光,奈布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等待下午的到来。
  就像狐狸说的那样。*
  ——杰克就像一枚石头,轻轻地落入没有波澜的大海里,激起层层的波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是从比较早之前就开始持续。
  杰克总是捧一束花来,放进他床头柜的朴素花瓶里。
  刚开始,是一支又一支沾着晨露的鲜活明丽的娇艳红玫瑰。
  每天奈布早上按时起床的时候,都能看见金色的光辉透过薄薄的纱帘照射到玫瑰上的样子——它仍然如新鲜采摘下来的玫瑰一般美丽,但是那刻的初阳无异于锦上添花,让玫瑰成为了如同瑰宝一样的存在。
  虽然奈布也很喜欢它们,但是他总觉得它们太浓丽了,那种颜色浓烈得仿佛不属于他这个小小的洁白的病房。
  而死神先生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从某一天起,改成了送百合。
  百合洁白的花瓣推送着幽幽的香气,简单朴素,仿佛在哪里都能顺利地融为一体。
  它的花瓣和它的叶子的配色都很素净,令人从心里感到非常舒服。
  奈布真的非常喜欢这些朴素纯洁的花,可是……
  他大概可能没能弄明白,他到底是喜欢花,还是喜欢送花的那位先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奈布和杰克有了一个奇怪的规定。
  “Please ask me if I die every time you visit me."*
  是想要作什么呢?
  其实并不想干什么吧,只是想证明自己还活着。
  对自己说,你还活着。

  在刚开始的时候。
  奈布还没有遇到死神先生的时候。
  现实的每一天都是残酷的,战争后遗症和新病症同时发作,痛苦和恐惧差点把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他每天都在做梦,梦里是那次失败的惨痛任务,恐怖分子们扭曲狰狞的面容,队友们的残肢,窒息的黄沙扑面而来。
  拿到病例通知单的时候,上面明确的写着他活不过三个月。
  挚友艾米丽知道他被这种痛苦折磨,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的。
  “Try to take a break, but it won't work. ”*
  稍微休息一下。
  可是他的心就如同被暴风雨肆虐的大海,不知道要到哪一刻才能彻底平静。

  直到有一天,他和隔壁病房的一位老人碰面了。
  那是一位极其拥有智慧的教授,但他教授的是人生的哲学,而非知识。
  从那个时候起,奈布心中的狂风暴雨就开始渐渐平息。
  到最后,他已经做到了心止如水。

  后来奈布遇到了他的死神先生。
  但他面对死亡做好的一切准备并没有就此被打碎。
  每一天,他都会静静的写信,等待死神先生的到来。
  He will die *
  他心悦他的死神先生,杰克。
  他的死亡并不会代表他们缘分的终结。

  今天绝对是最后一天了。
  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
  奈布静静的等待着杰克的降临,他合上了双眼,静静聆听着风吹动的声音,空气中百合花淡淡的甜香,以及身体变重变沉的感觉。
  一片黑暗之中,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握住了奈的有些细瘦的步满伤痕的手。
  奈布轻轻地笑了。
  “Take me away,  dear gentleman”*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极浅极低的笑声。
  “No problem, dear little gentleman."*
  他想睡觉了。
  但是,对了,还有一件事。
  “My gentleman,I love you.”*
  杰克略带冰冷的怀抱靠近,他轻柔的鼻息打在奈布的眼角处,在如此亲密的距离下,他低声回应。
  “I love you too.”*
  这样就好了。
  奈布满足地笑了笑。
  总会再见面的,不是么?
  但是现在,就先给他们两人的故事按下一个暂停键吧。
  反正到最后,一定会幸福的。
  因为你爱我,我也心悦于你。

  这是一个
  Death and his little gentleman *
  的故事。
  不用担心,到最后他们是幸福的结局。
  所以请给予他们祝福,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所有英文的我输入进去的中文原本

*死神和他的小先生

*还活着吗?我的小先生。

*是的。我还活着,亲爱的死神先生。

*那就好,我同样亲爱的小先生。

*你是死神么?

*是的,我叫杰克,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把你带走的死神。

*既然如此,那么可以陪我聊会儿天吗?现在。

*请在每一次来看望我的时候,都询问我,我是否死亡。

*试着稍微休息一下吧,这样的话可是不行的。

*他会死的。

*把我带走吧,亲爱的先生。

*没有问题,我亲爱的小先生。

*我的先生,我心悦你。

*我也是。

*死神和他的小先生

*彩蛋,是《小王子》的梗,狐狸说了大概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告诉我你下午三点到,那么我就会从两点钟开始期待……”

……啊然后就真的没了,这个短篇完全就是本来不想发,但是被太太激励到发啊太太我爱你啊量源泉有木有1551(´▽`ʃƪ)(●'◡'●)ノ❤*٩(๑´∀`๑)ง*ପ( ˘ᵕ˘ ) ੭ ☆⁽⁽ଘ( ˊᵕˋ )ଓ⁾⁾
  小小声:我可以要评论吗!居然都看完了评论一下呗QAQ我的好感度会刷满de!!!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