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恋爱循环.2

前篇点此
*奈布单方性转有,ooc ooc ooc
*佣医园闺蜜三人组
*奈布有严重直女癌,对自己的性别没有一点正确认知,思维方式就像大老爷们一样,但是在和艾玛成为朋友之后,慢慢的转向女性那边(更加可爱了,更像女孩子了)好喜欢单纯可爱的奈布啊(原地死亡)
*我爱艾玛小姐,但我吃杰佣,不逆不拆谢谢
*医,园戏份多,非常多。有些地方请注意避雷。
*文笔渣,非常渣,非常非常渣
*只是想弄个小甜饼,结果没想到拖成中篇了,我的错。
*本篇两人初次相遇√啊杀三放一梗真好
*荆棘玫瑰这种正剧难肝得死,还是甜饼好一点。

1.
  奈布在努力保持平静的同时,惊险的完成了一次校准——几乎是擦着校准条边过去的。
  她用最后一点时间破译完了这个密码,还有三条,可是艾玛已经跪了,没一会儿便被绑上了椅子。奈布思考了一会儿,用简易的通讯工具让让艾米丽和克利切专心破译,自己向椅子跑去。
  呯通,呯通。
  越是靠近,心跳声就越震耳欲聋,奈布大口的喘气,汗滴从她的前额流下来,落到红教堂的泥土里,时间不能再拖了。
  现在去救,来得及的。
  再拖下去的话,艾玛可能再上一次椅子就直接飞天了。
  奈布习惯性的咬了咬下唇。
  速战速决。

2.
  从背后绕路到椅子旁边,奈布暂时还没有发现监管者的影子——明明心跳如此剧烈。
  可是奈布也没有看到提示监管者的红光。
  杰克隐形了,而且他会隐藏自己的红光,看来她还是低估了这位雾都开膛手的狡诈和聪明,这场游戏注定会十分艰难。
  可这也让奈布有了一种棋逢对手的痛快感。
  这种好久没有涌上心头的刺激和新鲜感,嗜战的狂躁,让血液开始冲向大脑。
  紧张成一潭死水的空气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小四天鹅的曲调——那个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哼出来的调子,着实好听。
3.
  奈布快速冲向前将艾玛身上的荆棘全部扯掉,身姿矫健得不像一个22岁的少女,身后有些破烂的长披风随风飘起,被闪着寒光的钢爪无情地划破。
  红色的光打在了奈布脚边,奈布迅速瞄了一眼正在往旁边跑的艾玛,转身做了一个极具嘲讽的动作,便迅速使用钢铁冲刺冲进了废墟区域——心跳还是很响,看来杰克速度不慢。
  腿长很了不起哦。
  奈布面无表情心无表情的狠狠吐槽了一句,准备一个翻版把杰克砸晕——但她想的太过简单了,杰克竟然躲过了板子,自己还收获了一个隔板刀。
  雾刃比起钢爪来说还是不那么疼,现在他们待的这一片已经成为了雾区,在雾区杰克的行动能力大大增强,所以要赶快跑出去——她可不想再吃一个隔板刀,给这位看似绅士的屠夫加技能点,自己上椅,给队友添麻烦。
  于是她甩了两个钢铁冲刺,飞速的冲向了最近的板墙区,然后转身倒地嘲讽一串流程一气呵成,等到红光快速向她方位移动时,她便一个敏捷的翻窗,麻利地溜了出去,然后回头看看身后的杰克是不是还在追击。
  其实不必回头,心跳声减弱了,说明杰克已经走了。
  已经破译了三条密码,看来是不想和自己纠缠下去了。不愧是开膛手杰克,足够聪明。
  得和艾玛她们赶紧会合才行。

4.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奈布就又听到了两声钟声。
  该死的!她没想到杰克居然这么快,不过是想个事情的当口,艾米丽就已经是半残血状态了——失算。
  在她一个想法冒出来,准备前往支援艾玛他们的的同时,又是两声钟声传来,克利切也半残血了。
  奈布一时之间有些惊愕,明明刚刚杰克追她的时候,完全没有那么雷厉风行,虽然速度很快,动作很快,但是他那时的姿态和现在一下子让两个求生者残血的效率来比简直就像是在散步。
  ……这是几个意思,那么刚刚他算是在,玩?
  奈布的心头冒出一股无名怒火。
  既然是对抗和追击,那就应该认真对待,这算什么?
  她奈布·萨贝达,最讨厌这种不使出全力那样随意玩弄别人的大·猪·蹄·子。
  呃,这是从艾玛那里学来的词,应该没有用错吧?

5.
  现在奈布脑子里一团浆糊。
  容许她好好的回忆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赶过去的时候,克利切已经倒地了,紧接着杰克又给了艾米丽一刀,艾米丽就这样华丽的扑倒在了狂欢之椅前——好吧这还不是最惊讶的,更让奈布惊愕的是——
  杰克掐着艾米丽的脖子,把她抱了起来。
  是那种很绅士的公主抱。
  原来这就是艾玛说的姿势奇特,长见识了。
  风中凌乱地惊讶了几秒的奈布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去救克利切,没想到艾玛先他一步,结果——
  被杰克一个优雅飞速跨步蓄力重击恐惧震慑了。
  ……接着杰克还给了自摸起来准备趁着他擦刀时间跑路去救艾米丽的克利切一刀。
  其实克利切本来是可以不用挨上这一刀的,可是他掐错了杰克的擦刀时间,于是又华丽丽的扑街了。
  奈布在杰克擦刀的时候飞快过去帮艾玛把最后一点伤口冶疗完,艾玛什么人格点了什么人格不点她还是知道的,当初艾玛一直在点右边的人格点,完全没有理会左边的非常有用的绝处逢生,其实她就是当初多点了一个右边的人格,然后就很强迫的想把全部都点完——她和艾米丽都对她这种奇怪的习惯和癖好感到有点无语,但是谁没有这么一点奇怪的习惯和癖好,再说就这么一点点,朋友之间完全可以包容。
  现在看来,其实她和艾米丽当初应该奉劝她前面发展的。
  奈布边跑向艾米尔坐的狂欢之椅地边看了吞身后已经被再次打趴的艾玛,接着回头继续往艾米丽方向前进。
  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奈布。
  就差一点点就能跑到艾米丽身前解脱她的时候,艾米丽上天了。
  与此同时——
  艾玛也被抱上椅子了。
  奈布刚想搏命拯救艾玛,突然背后一凉,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后一阵又一阵的疼——她也跪倒在了地上。
  ……她刚刚没听到心跳声,也没看见显示监管者的红光,杰克的辅助技能是匿迹。
  实在是大意,对手实力十分强劲——克利切已经放血迷失了。
  她奋力爬到角落,开始自疗,绝处逢生的一次机会她还留着,这一局,再怎么样,赌上她的佣兵的荣耀,也要平局。
  实在不行,她也要以一命换一命把艾玛救出去。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在她快要治疗好的时候,艾玛飞天了。

6.
  然后她就被杰克抱了。

7.
  拼了命想从杰克怀里挣脱出来的奈布冷着一张脸,用一种拳打脚踢快给我滚的架势拼命挣扎着,本来她以为杰克会很快把她送上椅子,但是杰克愣是经过了好几个椅子都不停下。
  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奈布笃定这不是什么好药。
  ……奈布后来才知道他卖的还真是好药,不过这是后来了……
  总之,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了,奈布一个失手,把杰克的面具掀了下来。

8.
  后来的过程有点玄幻,但最后的结果,奈布通过地窖跑了。
  杰克放了她。
  心里有一股古怪的情绪涌上来,奈布觉得自己这大半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和僵硬过。
  大概是很感谢的,可是可能又有点说不出来,一直都心烦意乱,思维混乱,脸像发烧了一样,热热的。
  ——就大概是这个时候,奈布才爆发了自己身为女性的本质。
  该来的总要来,从这个转折节点始,奈布就开始改变了。

9.
  “啧啧啧,小奈布你总算有点正常的女孩子的情绪了呀。”
  艾玛一脸神神秘秘的诡异笑容,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的慧黠的光。
  她跨几步绕到奈布身前,用手指点了点奈布的鼻尖,欣赏到了奈布有点错愕的单纯可爱的表情之后,一本正经的晃晃手指,对奈布说道:“这就是少女情怀嘛——害羞,容易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对那个监管者一见钟情了?我看像。”
  奈布一脸窘迫,“什么意思,我不太能理解……”
  是的,就她这直女思维,实在是一下子绕弯不过来。
  特别是一见钟情这种浪漫的东西,更是完全没听说过,而且完全不能理解。
  唯一的印象只有军营里边那群大老爷们开玩笑的冷暴力笑话。
  “不要否认啦!你说不,那肯定就是!”
  艾玛坏笑起来。
  奈布更加懵了,不知所措的支支吾吾。
  看她这个样子,艾米丽明白过来,“好啦,艾玛,你别逗她了。”她无奈地微笑起来,迅速转移话题:“吃饭时间快到了哦——听说今天有蛋糕呢,是撒满了糖霜的多位纸杯蛋糕哦。数量有限,再不去就会被抢光啦。”
  “什么?!那我们快点走啊啊啊,还慢悠悠地聊什么天啊?!”

10.
  一见钟情什么的啊。
  奈布在很久以后,打量自己手指上那枚钻戒的时候,想。
  艾玛,好像那个时候,说对了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