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恋爱循环

*奈单方性转有,ooc ooc ooc
*佣医园闺蜜三人组
*奈布有严重直女癌注意
*我爱艾玛小姐,但我吃杰佣,不逆不拆谢谢
*医,园戏份多,非常多。有些地方请注意避雷。
*文笔渣,非常渣
*只是想弄个小甜饼,结果没想到拖成中篇了,我的错。本章杰克暂时没有出现。

1.
  欧蒂利斯庄园是个神奇的地方。
  庄园众人如是说。

2.
  说实在的,刚刚开始的时候,没几个人认为奈布是个女孩子。
  开局溜屠夫300s,身形矫健的不行,衣服有点长,略显得破旧了些,躺地嘲讽行动力满分负责任的不行,最后还果决的做了自我牺牲以一换三获得了游戏胜利。
  由于脸被兜帽遮住了,所以求生者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奈布是个女孩子。
  加上奈布声线偏中性,行为举止,也不怎么像女孩子,所以一直到餐厅吃饭时,她一不小心露出兜帽外的棕色长发发丝被艾米丽看到了,并把她的兜帽摘了下来,求生者们才发现——哦我的天呐,新人是个女生!
  尴尬,懵逼,不知所措。

3.
  性格活泼的艾玛第一个和奈布交上了朋友。
  奈布的第二场游戏开始的时候,她们很愉快的聊了会儿天——虽然说大部分都是艾玛一个人单方面在讲。
  艾玛详细的给奈布科普了所有监管者的特质,当然啦,第一个卖的,就是她亲爱的老爸,厂长里奥·贝克。
  然后是开膛手杰克,红蝶美智子小姐和蜘蛛瓦尔莱塔小姐,以及疯子小丑裘克,大个子鹿头班恩。
  不得不说女孩子总是很容易交朋友,没有一会儿长桌上的另外两位男士克利切·皮尔森——慈善家先生和威廉·艾利斯前锋先生当成了一团空气。
  在交谈过程中,奈布显得非常拘谨,支支吾吾的,完全是不擅长交流的样子。
  艾玛十分包容这样的她——毕竟嘛,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经历,这一点是不得不包容的,毕竟自己曾经也是这个行列之内的人嘛。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的园丁小姐,完全不知道,不久之后的将来,她会转型成痴汉型损友闺蜜。
    当然奈布也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变得各种皮断腿,各种疯狂吐槽,各种傲娇。
  各种可爱。
  顺带一提,这里面有艾米丽和艾玛的很大功劳。

4.
  奈布刚来庄园时的状态可不算得上是好。
  医生在自己的日记里这样吐糟:
  天呐,我没想到新来的求生者居然是位小姐。我掀开她帽子的时候都惊呆了,上帝啊,她长得可真好看!不过那种好看是一种中性的美,这正符合我的审美。
  不过说实在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一位女孩子会像她这样……邋遢。她不会收拾自己么?
  那一头乱糟糟的打结了的长头发,仔细梳理应该是会很好看的——但是一看就知道这位小姐是懒得剪又不会打理长发,而且之前剪的头发是短发,肯定还参差不齐的……没记错的话她是位自由佣兵,想想也应该是在男人堆里混大的,女扮男装估计有,所以现在才这么没有性别区分意识。
  她是个女孩子啊!她身上的衣服甚至都是男款!梳理,整理,爱护自己,通通都没有!
  她的旧伤可真是让我看的触目惊心!甚至她的脸上还有伤痕!
  女孩子最不能伤的就是脸呐!!!我的天呐,这是位怎样的小姐啊?
  ……
  当时在日记本上疯狂吐槽的医生小姐不会知道,她到最后会转型成老母亲型闺蜜——字面意思。

5.
  奈布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个女孩子这个严重的事实。
  “亲爱的,你要知道,”某一局游戏结束后,艾米丽郑重其事地拍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教诲,“——你的头发确实该打理了。女孩子需要爱护自己,整理自己……”
  就这样,她,奈布·萨贝达,一个严重的直女癌,被她那个时候新交的朋友艾米丽小姐,上了一堂关于女孩子的课——从大事到小事。
  最后重点只强调了一件事,那就是:
  “我亲爱的小奈布,你可是女孩子啊。”
  哦,对哦。
  我是女孩子来着。

6.
  奈布非常奋力的思考着自己这些年来有没有把自己当成女孩子看过。
  不出三秒,就有了一个答案。
  好像,可能,也许,没有。

7.
  天天生活在军营女扮男装早就活的跟个大老爷似的了。
  女孩子?爱护自己?打理自己?
  ……怎么可能会有啊。
  特别是那群大老爷们,很喜欢讲没素质的荤段子。
  所以早就习惯了,也不怎么把性别这回事放心上了。
  ……几乎已经默认自己是男孩子了。

8.
  艾玛和艾米丽没多久就变成了奈布的闺蜜。
  以前是艾玛和艾米丽的双人组走哪粘哪,现在是她们的三人组走哪粘哪,有园丁肯定有医生有医生肯定有佣兵,反过来调换位置都一样。
  厂长表示又多了一个人的三人团体很好找,哦,是很好找女儿。
  克利切表示自从她们三个一起匹配,他就没再遇到过园丁小姐。
  律师表示每次遇到他们,自己总是第一个飞天的,或者直接被她们祭天。
  小声说一句,你绿了谁的老爸,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你曾经想谋害谁,你自己心里没有点逼数吗?
  前锋则惋惜的表示自己遇到奈布个给力队友机会非常少了。
  奈布则表示我的闺蜜天天都想把我的直女癌和不良作息拔正过来,我的耳朵要起茧子了。

9.
  其实奈布明白,她们说的的确有道理。
  这里是庄园,不是外面的世界,更加不是军民,平民窟等等地方了。
  所以她不能再糟蹋自己下去,也许,是应该好好的想想怎么做一个女孩子。
  至少要这样无穷无尽的轮回中幸福的活着。
  不能总像以前那样。
  不能总是保持一贯的状态,不做出丝毫改变。
  也许她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10.
  就在奈布深思熟虑的当口,两声钟声敲醒了她——园丁负伤了,她眯着眼看清了红色的监管者的轮廓,心里一紧。
  那个瘦瘦高高的背影,似乎是她从没遇到过的监管者——开膛手杰克,那个把人送上椅子时,姿势有点奇特的监管者。
  ——麻烦了。
  她从来没和开膛手杰克正面对持过。
  甚至从艾玛口中听到的他的特征也是十分模糊。
  这局悬了。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