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清安】「大概」「也许」「可能」

*三百年前自己产的旧粮
*一直觉得清光在经理那段历史之前不是这样的性格(我坚信事件改变人心,包括性格。经历过什么才能决定他最终变成什么样),因为还没有到被抛弃这种地步,而且是“爱刀”就觉得他应该是充满了少年人的骄傲和锋芒,同时又有一点点倔,口嫌体正直,仰慕冲田,内心脆弱。
*巨型ooc注意!!!
*意识流!!
*很雷慎入!!

「大概」
  轻柔的微风吹起,和满树的樱花轻舞,纷乱落下一片两片的粉嫩花瓣。
  两个幼小,有点半透明的背影并肩坐着,两件水蓝的羽织勾勒出一片淡淡的水纹。
  用白色的发带扎着简洁马尾的白净付丧神抱着自己的本体,如天空一般纯净而澄澈双眼里闪着细细碎碎的光芒,他没有转头,扬起一抹笑,像是想到些什么,有些出神地问另一个付丧神「呐,清光,我可以成为像冲田君那样,温柔又强大的人吗?」
  石蒜色双眸,面容精致,眉眼间透着一股凌厉傲气的付丧神双手交叉,放在脑后,直视着太阳,漫不经心地回答到:
「大概……吧。」
  长得颇为清秀的蓝眸付丧神高兴的笑了,就好像满树樱花一般灿烂。他通透的眼里透出向往的光,喃喃道:
「大概……就是也许,也许……就是可能,可能……就会是一定了!只要努力的话,就可以成为像冲田君那样的人吧!呐,清光,你说是吧?」
  灿烂的过分的阳光落到他们身上,明媚的金色将景物镀了一层朦胧而漂亮的光,让本来就有些半透明的两个付丧神的身形更加透明了。加州清光迷迷糊糊的抬眼,半梦半醒间,说到:
「大概……是……吧……冲田君那样强大而温柔的人啊……」
  如果能成为那就好了。

「也许」
  阴雨连绵的天气,浓密的云层用雨线织成一块又一块朦胧不清的透明帘幕,四周的一切,都染了一层浅薄的灰色。
  依然是两块浅蓝的羽织,在这样的阴雨天中散发出柔和的,晴空的淡淡光芒。
  大和守安定看上去长大了许多,神情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化了,变得内敛成稳了许多。
  加州清光也长大了很多,只是那抹凌厉的神色隐在了眉间,变得成熟了起来。
  大和守安定伸出半透明的手臂,看着晶莹剔透的雨珠一滴一滴地落下,轻松写意地穿过了他的灵体。
「呐,清光。我……也许,可以像冲田君那样,变成一个,强大而温柔的人吧?」
  加洲清光淡漠地望着连绵不断的雨,静静地听着,雨敲打在物体上的声音。
「也许?我记得……你曾经如此肯定的说过,只要努力,就会成为呢……不相信自己吗?可不像你呢。」
  大和守安定摇摇头,蓝眸不似当年的纯洁通透,而是像深深的潭水,让人望一眼便会跌落其中,无法自拔。
「不……只是,付丧神……不可能变成人的吧……连让冲田君看见我们,也是奢望呢……」
  明明应该是一番哀伤的话语,偏偏大和守安定表现的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骨节分明的双手,随意地抱着本体刀,眉眼间尽是风淡云轻,好像刚刚说的是「今天天气真不好」之类的无聊的话。
  加洲清光挑了挑眉,认真地望着一滴一滴珠玉似的雨珠砸落在青石板上,溅起一朵朵优美的冠形水花,然后回归积水潭,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大概……就是也许,也许……就是可能,可能……就会是一定了……这可是,你说过的话呢……」
「那个时候我还很幼稚啊……但是,还是有道理的吧。就算……」
  突然雨大了起来,水的声音,滴哒滴哒,盖过了他的话。
  靠得近的加洲清光当然听到了大和守安定的话,他笑了一下,嘴唇动了动,想是要说什么,但却还是没有说。
  呐。

「可能」
  今天,冲田君带加洲清光去池田屋了。
  如果他说不嫉妒清光那是谎话。
  有点儿不高兴。
  蓝眸的附丧神一个人坐在走廊边,望着空旷黑暗的夜空,呼吸看微凉的空气,内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心头浮起一丝疑惑,以及,一丝不安感。
  风,轻轻的拂过他墨蓝的发丝,洁白的发带也在这暗夜中蒙上了一层灰影。大和守安定抬起白皙的手,从指缝间看着在黑夜中愈发愈明亮的月光。
  月亮,今天,出奇的亮。像是想要祭奠什么,所以才发出的怜悯的光亮。
  红眸附丧神走时那张狂自傲的表情,还在他的眼前。他有一种错觉,可能,少年清秀俊朗的面孔,下一秒钟就会和天边模糊不清丝丝缕缕的云雾一起散开,消失,不见。
  无法抑制的,从心底传来的不安感,那么模糊不清,但又无比清晰的直觉。
  可能,可能……
  可能会发生什么?
  他可能再见不到,那个和自己一起聊天的少年了吗?
  清凉的夜风,吹着。它好像在唱着蛊惑人心的,模糊不清的,缥缈的歌谣。一点,一点,将大和守安定心中那无名状的恐惧扩散开来。
  当他从这种半梦半醒,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醒过来的时候,面前摆着的,是一把刀——破碎的刀。
  沾满了殷红的血迹,刀尖,断裂开来的……加洲清光……
  凉意从心脏蔓延到指尖,细碎的光点从他的手上流走。

「如果不保护好冲田君的话,我可无法保证我会对你做什么。」
「我当然明白。」

  结果,你用生命保护了冲田君啊。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