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荆棘玫瑰〕Chapter.1 血与荆棘

  读前须知:请务必戳头像把设定看完。预警和其他的已经标明,本人不会制作超链接所以麻烦了
  如果你已经读过了设定,那么就可以愉快的开始看这篇文了。

只有在久经风沙之地才能找到荆棘
而只有被鲜血滋养的花才配叫玫瑰

  萨瓦奈特,坐落于西方的国度。
  而奈布·萨贝达,便出生于这里。
  不得不说 现在这是一个算不错的时代,贫富达到空前绝后的平衡和统一,甚至连平民也能享有贵族的特权,全国统一而一帜的和谐,包括那些不安分的黑暗生物们。
  所谓黑暗生物,就是以血族为首的狼人,女巫,和人鱼了。
  他们拥有魔法,以及种族特性。而在此同时,也背负着几乎不可逆的诅咒。
  血族不得见到阳光,狼人会在月圆化身为狼,女巫无法诞下后代,人鱼一族没有男子。
  普通人类是不知道它们的存在的,而奈布到是心知肚明,从特长到弱点清清楚楚。这可得归功于那些所谓“亲人”的“谆谆教诲”。当初他还没有觉醒的时候,倒是避之不及的很啊。
  噢,可别误会,他奈布·萨贝达并非黑暗生物,只是个人类罢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他诞生于一个召唤师家族。
  召唤师的鼻祖是一名被血族养大的小女孩,她心怀善意,领悟了魔法能力,并唤醒了因保护她而力量耗尽的血族,解除了那个血族永恒的诅咒。
  她的力量延续到血脉里,渐渐形成了召唤师家族。
  不只是召唤师这种特殊的人类拥有魔法,猎人,炼金术师,也是。不过猎人大多数是个体活动,并且对黑暗生物怀有敌意,到了现在,实质上的猎人已经无几。他们也只是都将拥有猎人特质的人们称作猎人罢了。这仿佛成为了心照不宣的一点。至于炼金术师,他们大多孤僻,只由父母养大,而且血脉稀少。
  其实说奈布诞生于召唤师家族,完全不准确。完整一点讲应该是奈布的母亲是一个逃出家族的小姐,但某种意义上来讲,奈布也属于召唤师家族。但是他对他们一点好感也没有。
  一见到那帮虚伪的人,他就止不住的恶心。
  他还记得,六岁那年,母亲披散的美丽长发第一次那样没有光泽,她曾经闪亮的蓝眸也充满了绝望,疯狂,瓷瓶哗啦的碎裂了,在地上漫出一片白花。整个世界只剩下灰色,白色,黑色。藏在柜子里的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帮“族人”放下父母不管,冷漠逃窜。圆月的魔力驱使着凶恶残暴的狼人撕开了他父母脆弱的身体。
  他看见鲜血如同妖艳之花在半空中绽放,说不清像曼珠沙华亦或玫瑰,那森然的爪子闪着银白的月光,锋利,冷酷。
  至此,他灰蓝的眼眸沾染了第一抹血色。上帝开始漫不经心地在他的灵魂上描绘了第一笔,令他的灵魂朝着另一个方向完整。
  于是他度过了看似平静又充满改变的一晚,到了白天那群人再来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个觉醒了自己血脉力量的天才哦不工具,并欣喜若狂的收养了他。
  要知道啊 ,当时他们早已有半个世纪没有一个召唤师出世了,完完全全就是坐吃山空,没有强大的血族基于 倚仗,维持生计非常难熬。
  但。
  奈布·萨贝达不蠢。
  这力量给他带来什么好处,他自己会不知道吗?感官变得灵敏,身手轻巧许多,而他的理解能力,学习能力,更是有了质的飞跃。
  所以,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自由地活下去。
  他故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能力,扮猪吃老虎真的不失为一个好计谋,他在被当成工具培养的情况下自己努力丰满羽翼,最终化作雏鹰逃了出去,隐姓埋名地当了一名雇佣兵,参与了萨瓦奈特与其他国家的许多战役。
  战争结束后,奈布就赶上了好时代。
  但这对他来说好像有点太过于安逸了。他现在不过二十二岁,在此之前他经受过一切刺激疯狂的事物,而现在他实在是有一点忍耐不住一成不变的空虚。
  就如同你一直在喝足劲的酒,有一天忽然只允许你喝白开水了一样。
  难受,不满,扼住咽喉的空虚。
  当然了,奈布也不够那么极端。只是有点难受,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事了。
  萨瓦奈特,他的国家。也只有这样的国家,才能孕育出奈布·萨贝达这样独特美丽,容易刺伤人的荆棘玫瑰。
  此后的许多年间,杰克在凝视奈布的睡颜时,时常发出这样的感叹。

  “The rose is lovely but prickly.”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