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奥亚】长大

*半夜放文,文笔渣,真的渣
*奉献粮食,交党费……
*感觉把控不好他们俩相处的精髓呢1551好想把他们描写得更美好温暖一点啊写不出来1551


 奥丁,

  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

1.

  亚瑟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

  他甚至,还没有那么坚强,甚至不会对自己的哥哥奥丁发火。

  因为那个时候啊,他真的是太单纯太单纯太可爱太可爱了。

  虽然亚瑟觉得自己长大了些,但是他还是个小孩子。所以当奥丁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不正经的叼着一根巧克力棒笑得前仰后合,笑完之后用力的揉了揉他弟弟软软的小脑袋,一本正经地说:

  “亚瑟,哥哥亲爱的小可爱,你还那么那么幼小,当然需要哥哥的保护,要不然,噢,我亲爱的——”

  奥丁用一种夸张的咏叹调一样的语气讲着: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恐怖事件,人贩子,心怀不轨的小人……天真又单纯的你——我最珍爱的弟弟,我又怎么忍心让你独自一个人面对呢?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站在你身前,保护你。”

  这一番真挚的言语,带着表面的浮夸,却又无法忽视其珍贵的内里。

  可惜,那个时候亚瑟太小,他似懂非懂。

  可惜,现在亚瑟早已忘记,因为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恐怕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他哥哥塞给他的那根巧克力棒,格外难吃。

2.

  亚瑟第二次这么说的时候,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当年纪尚小的他,稚嫩的脸庞一副深思熟虑之后的郑重其事的样子。

  他长大了很多。很多很多。

  可是,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就是,亚瑟也只是正在长大,他还没有完全成熟。

  只是奥丁,静静地听完他说的这句话后,懒散地靠着床头,依然叼着根巧克力棒,但是却没有夸张地大笑。

  他似乎是呆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将一抹深色隐藏在瞳孔里,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张扬笑容。

  “哦,亚瑟,我亲爱的弟弟,你能不能不要再惊吓你哥哥那颗稚嫩脆弱的小心灵?”

  亚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天呐,我可刚从你从死神的深渊拉回来,我又小又软又可爱的弟弟差一点点就死在了那糟老头子的糟糕宴会上,吓得心脏都快骤停了,我心爱的亚瑟,你还要这样伤害你哥哥受伤的心灵吗?”

  奥迪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朝着亚瑟向一位可怜的妇人一般眨巴眨巴眼。

  亚瑟平静的看着他,最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他把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

  他想说……

  罢了,无论他当时想说什么,他最终也是没有说出来。

  何必在意呢?

3.

  亚瑟第三次这么说的时候,他甚至没有说给奥丁听。

  不,或者说,奥丁压根没听到。

  因为他说的太小声,太小声了。

  他半睡半醒的被奥丁背着走,奥丁走的很稳,他睡得却不安。

  他很小声,很小声的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迷迷糊糊地把脸埋在奥丁的肩膀上。

  小小少年柔软的水蓝色发丝散乱着,他睡着前最后想着:

  奥丁,你知道吗?

  我们两人,一定是栖息在两个不同身体里的同一个灵魂。

  我与你共生。

  我有一种预感,我总觉得你很快就会从我身边消失……

4.

  至始至终,奥丁的答案其实都只有一个,他把它藏在了深深的岁月里,那个有温暖阳光的午后,他和亚瑟躺在柔软的草坪上。

  亚瑟说,亚瑟他一本正经的说,奥丁,我不再需要你的保护了。

  奥丁那个时候笑得肆意张狂,答得夸张无比。

  但是,句句真挚,声声诚恳。

  我心爱的亚瑟,

  不管你愿不愿意,哥哥永远都会保护你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