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打上花火

*中秋快乐(=^▽^=)
*放一放我之前的巨坑,也许会填起来
*ooc
*现pa发小设定,双向暗恋

あの日見わたした渚

那天所眺望的海岸

今も思い出すんだ

直至今日仍能想起

1.

  温暖的光从窗帘透入室内,薄纱被微风轻轻吹起,午后接近傍晚的时光有些许倦惰,暖暖的空气与金橙的光线勾勒着已然睡去的少年的面庞。

  他看起来好像是因为想稍作小却一不小心入睡了的模样,手臂下压着一堆摊开的本子,大部分都看起来有些旧了,不难猜出是在翻阅以前的物品,大概是日记,也有可能是课堂笔记之类的——这可难讲。

  不过,可以看到。

  其中一本本子摊开的那一页上,被涂满了一整页的美丽绚烂的夜空。

  深蓝与深紫混合,深深浅浅的涂抹着,画出了远近的层次感,真实得好像就有一小片夜空在你眼前,触手可及。

  夜空之上是一朵又一朵的、颜色丰富多彩而瑰丽的各式的花火——简单的圆形,重瓣花的样子,四散开来的流星……一个最浪漫的人所能够想到的,最美丽的东西,最难忘的花火——也不过如此罢了。

  就是这个样子的。花火,是这个样子的。

  诠释了最美的爱情的样子的。

2.

  “杰克,你知道东京的烟花祭吗?”

  那个拿着画笔的少年如是问着,完全把该完成的学业和作业抛之脑后,就像不知道七天以后高考就会来临——他看起来太轻松了,轻松得可怕。

  “……是那个很有名的花火大会?一生当中, 总要和喜欢的人看一次花火大会,青春才没有遗憾的那个……?”

  与他年纪相仿的另一个少年停下了笔,习惯性的用笔帽戳了戳自己的黑框眼镜,语气有些不确定。

  看来是没想到自己的发小会提这种少女的问题。

  “对啦!”

  奈布笑了起来。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笑啊。

  黄昏的光彩落在他清秀的脸庞上,浅棕色的发丝从杰克那个角度上看来已经被阳光浸染成了金色,少年嘴角勾起,灰蓝色的眼睛里揉满了光彩。

  光彩中夹杂着丝许青涩,期许,兴奋和……和什么?

  可能是那个笑容太过灿烂,他已经被晃花了眼,因此看不清吧。

  

砂の上に刻んだ言葉

在沙滩上刻下的话语

君の後ろ姿

和你的背影

寄り返す波が足元をよぎり

涌动的波浪 掠过脚边

何かをさらう

究竟掠走了什么

3.

  也许故事的从来都是从夏天开始的,也许缘分也从来都是从夏天开始的。

  许多的记忆应该都是记不大清的,但是唯一忘不掉的,或者说还有模糊的记忆的,杰克想,就有关于盛夏的一些记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记忆总是非常清楚的——也许我们是不用深究这一点的,静静的看,静静的去感受回忆就好。

  杰克记得,那是他和奈布两个人在高中还是大学的某个暑假,结伴自己出去旅行的时候。

  这趟旅行十分随心,他们只是慢慢走,经过曲折的一条路,去海边的一个小城。

  那是一个很朴素的小城,朴素到完全无法用华丽的词藻来形容。

  可这样素净的美丽仿佛能净化人的心灵一般,平凡的美丽才是最惊心动魄的美丽,他们一起看过古朴无人的海边朝阳升起的样子,金色的光团从东边的海升起,大海中每一个细小的海浪上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边,然后一点细碎的光芒被冲上岸边,小城的树也便接受了阳光的洗礼,接着就是白色的墙壁,有些古老的建筑,街边的店铺,每一个来回的行人……

  美。是真的,令人有想哭泣的冲动的美。

  他们两个静静地并肩站在海岸线边,任凭海风呼呼吹过。

  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谁说过一句话。

  半响之后,杰克才听到一个微弱的清亮好听的少年音。

  “……真美。”

  “……嗯。”

  “……真的好美,我除了说好美,都不知道该说些别的什么了。”

  “……我也是。

  就是在杰克以为他们要一言不发的回去的时候,他听到奈布空灵地呢喃了一句。

  “不知道……花火大会,有这么美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