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虽然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只有活着才能发现活着的意义吧。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杰佣】玫瑰如你

*第二人称孩子视角现代甜文
*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什么的最美好了⁽⁽ଘ( ˊᵕˋ )ଓ⁾⁾
*ooc,感觉文中的两个人都太温柔了……不过本来就也是温柔的人啊
*其实是很久之前写的一篇文了,没改直接发上来er,有缺陷请指出
*“爸爸”表示亲昵,是奈布。“父亲”则带有尊敬的意思,是杰克。

  你有一个爸爸,还有一个父亲。
  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
  他们都很温柔。

  罗尔滋是你的名字,它的发音来自于“Rose”这个美好的单词,这个名字寄托了你爸爸和父亲青春时期最美好最热烈的爱情。
  就像玫瑰一样。

  你的爸爸是一个骄傲又倔强的人。
  他看上去十分年轻,顶多只有20来岁,但是你明白,他其实已经30岁了。
  你童年的记忆里,抚摸着你的头发,温柔的扶你起来的那个是你的爸爸。而对你严格,每天规划好你的作息,和你认真探讨作业的那一个,也是你的爸爸。
  你一直觉得,爸爸他的爱总是很恰当的,该温柔的时候很温柔,而严肃的时候,绝不会掺杂其他的感情。
  他的教育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有用了,正适合你这样的孩子——你长大了之后这样感谢了他。
  而他放下了手中的书,神色柔和的揉了揉你的头,说,那可不,我和杰克可是想着怎么教育你想了很久的。
  那个时候你觉得爸爸真好看啊,光洒在他的脸上,晕染出朦朦胧胧的光圈,他看起来就好像天使一样。

  而你的父亲,是一个温柔而绅士的人。
  你的爸爸给你了正确的学习技能上的教育,那么你的父亲给你的就是人格魅力的教育。
  我的父亲看上去也十分年轻,和爸爸一样,他们都是中外混血儿。
  也许这也是他们两个长得都十分好看的缘故吧。
  父亲有一头柔软的黑发,和一双翠色的眼眸。小时候,他常常把你扛在肩膀上,你扶着他的肩,下巴顶着他的发旋儿,在几近一米九的高空,新奇的望着周围。
  父亲和爸爸的身高差了将近20厘米,因此爸爸总是牵着你的手,而父亲却总是把你扛在肩上。
  父亲有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双手,那双手用钢笔写出的文字无比的优美。
  你的父亲是一位极有名气的作家,从小他就给你读诗歌,中文的,英文的,让你感受文字的韵律之美,熏陶你的情操。
  基因和天赋,仿佛是会遗传的,你几乎没有犹豫的跟随父亲和爸爸一起进入了艺术的世界,并且每天在这个世界里欢畅地呼吸。
  父亲总是培养你发现美的眼睛,比如说洗衣服的洗澡泡泡。洗衣服这件事情你们一家一向是手洗的。一洗衣服就全家动员,在阳台交接花园的地方端来一个洗衣专用的大盆,三个人花样百出地各种洗洗冼。
  其实洗衣服这件事情就像玩乐一样,平时你上学的时候,是没有办法享受这项娱乐的,只有到周末和假期——你才可以和父亲与爸爸玩得痛快。
  你记得父亲用他那修长的手捧起五彩斑斓的泡沫,举到到阳光下,看它们闪烁的光芒。
  「你看到了什么,Rose?」
  他温柔地望着你,鼓励性的问。
  不管你回答什么,父亲总是会很惊喜,「Rose可真是个天才小公主」然后轻轻的笑笑,轻声说自己觉得它像什么。
  然后爸爸也会盯着那堆泡沫出神,虽然他是一名绘师,但是语言功底也非常好,他们总是这样,边洗衣服边聊天。
  因为你的父亲是一位作家的缘故,在他和你爸爸聊天的时候,也许会听到他一闪而过的灵感和有趣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家务活,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娱乐。

  你的父亲除了这些以外,还经常带你出去晃悠,逛街,逛书店,旅游,去周边探险。
  每一次的出行,都是掐着爸爸不用赶稿的时间去的。
  父亲和爸爸带着你玩,就必然会等你一起发现许多艺术性的东西,从服饰,到房屋,到文化,到风景——所有的东西在你们眼里,都是美的,你还记得你们停在故宫门前时,爸爸满心满眼的赞叹着,手中的笔旋转着绽放出花朵,拥有生命力的铅笔笔触勾勒出屋檐一角的线条,令人心生羡慕,也心生欢喜。

  出去玩总是需要和别人交流的,你总是在这一环节上看到自己父亲的人格魅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他总是面带微笑的,看上去十分优雅可亲。父亲拥有一种气质,穿西装正装的时候会让人误以为回到了维多利亚时代,遇到了那个时期上层贵族的绅士,而穿休闲装的时候也穿的简单写意,帅气无比。
  一句话概之——衣架子一个,穿什么都好看。
  悄悄补充一句,这句话是你爸爸说的。
  父亲的口才再过去十四年以来都是十分的厉害的,无论是请求还是劝说,只要他面带微笑的开始讲一个字,就不会有人抵抗。
  这里面的人当然不包括爸爸。
  但是包括你呀。
  比起爸爸的教育来说,父亲的教育更像是潜移默化的改变,你的审美,认知,情操,思考问题的方式……在你父亲的手中都是未雕琢的宝玉,他一笔一划,细心地,慢慢地雕琢。
  你的性格在他的潜移默化下改变,最后等到宝玉变成宝器的那天——玉石也得谢谢雕琢她的人呐。
  所以现在你才能像你父亲一样,如此受人喜欢。

  你的父亲和你的爸爸,总是相处得很自然而又和谐。
  有的时候他们之间根本就不会过多的聊,当然啦,时候除外——大部分的时候,他们的交流甚至只有一两句话,简单的几个词。
  也许别人听不明白。
  但是他们完全能懂对方的意思。
  这就是默契吧。
  彼此相爱的人,关系最美好的模样大概就是如此了。

  你的卧室从来很乱。
  这一点被你的父亲说是:“像奈布一样。”
  你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为此偷偷高兴——没有哪个子女会不喜欢自己某一点上像自己的父母,虽然对于你来说父亲和爸爸不能用这个“父母”词性形容,但是你的确为此高兴。
  你的外貌更像你的父亲,身材则像你的爸爸,这两者完美融合在了一起,于是你的外表人设定义变成了娇小可爱的淑女小姐——这是艾玛姑姑说的,虽然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你撇了撇嘴,但还是表示赞同。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你和你的父亲本质上来说更像,但是玛尔塔姑姑却说,他觉得你某些方面更像你爸爸——性子有点倔,而且对任何事物都很好奇,甜甜的,软软的,还会撒娇。
  当然啦,明白自己和自己的爸爸很像也是很高兴的事情,是你的记忆中却停留着一段插曲,导致回忆起来简直就像是大人幼稚现场。
  ——不过也的确是大人幼稚现场啊。
  嘿嘿嘿,具体是什么,就保密啦。
  你觉得偶尔钓一钓胃口也是不错的。
  爸爸这样说的啊:
  “……你这一点就跟杰克一样坏。”

  你总是喜欢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喜欢把旧的东西存起来,很久以后边翻边笑。
  这一点也许是受你爸爸的感染吧,你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刚刚开始认字,有一天爸爸心血来潮,把自己过去很久的时候——大概学生时代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
  天呐,爸爸的东西可真多,你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这么宽阔的别墅,你们三人住起来却完全不显的空旷了——整整齐齐的堆满了东西,几乎连角落都摆着收纳柜。
  在那一堆东西里面,最惹人瞩目的就是那十几本封皮朴素但内容丰富多彩的日记本,它们整整堆满了一个柜子。你可以想象它们是有多厚?这种本子明明更适合学术论文,但是偏生就被你的爸爸写成了几乎一本小说著作——等一等,这个说辞大概不是正确的,毕竟那只是真实的生活记录。
  从这里你就可以小小的吐槽一下,你爸爸青少年时期的心事和复杂的感情,为什么会比你一个女孩子还要多。
  但是那时候的你并不懂这些,所以就开始抱着爸爸的日记本胡乱地阅读了起来,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去揪父亲的衣角,看到那个时候爸爸漂亮的配画就睁大眼睛咧起嘴角,满眼都是小星星的欣赏着美丽的画作。
  其实那些内容,有半数以上现在的你已经忘记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幅花火。
  ——就像每年暑假的某一天,父亲爸爸总是带她去东京的烟火大会看的烟火一样,不,它更美些,柔软的笔触中藏美某些美好又隐秘的东西。
  你没有看懂,那个时候的你没有看懂。
  现在的你,当然也不会看懂。
  毕竟你现在才14岁。

  你一直一直很爱你的父亲和爸爸,这并没有什么疑问。
  单纯快乐,幸福又简单的日子,随着时光,在玫瑰的绽放中悄悄流去了。
  这样很好,不是吗?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