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晨月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
文风很极端,持续不定,时好时坏。
热爱写手稿。(手写)
三个万年大坑,分别是:第五 凹凸 刀乱
食谱请看置顶
为了保持主页清爽
写文的在一个号,画画的在另一个号
这是文手号
画手号@赋墨羽

@Annie Phil 对不起啊太太我月考忙到炸吃来得及抽空寄了两张明信片151,总是想着多往信封里塞点东西结果不知不觉就画了好多杰佣……我会尽量把信快点写完的!对不起!

【杰佣】打上花火

*中秋快乐(=^▽^=)
*放一放我之前的巨坑,也许会填起来
*ooc
*现pa发小设定,双向暗恋

あの日見わたした渚

那天所眺望的海岸

今も思い出すんだ

直至今日仍能想起

1.

  温暖的光从窗帘透入室内,薄纱被微风轻轻吹起,午后接近傍晚的时光有些许倦惰,暖暖的空气与金橙的光线勾勒着已然睡去的少年的面庞。

  他看起来好像是因为想稍作小却一不小心入睡了的模样,手臂下压着一堆摊开的本子,大部分都看起来有些旧了,不难猜出是在翻阅以前的物品,大概是日记,也有可能是课堂笔记之类的——这可难讲。

  不过,可以看到。

  其中一本本子摊开的那一页上,被涂满了一整页的美丽绚烂的夜空。

  深蓝与深紫混合,深深浅浅的涂抹着,画出了远近的层次感,真实得好像就有一小片夜空在你眼前,触手可及。

  夜空之上是一朵又一朵的、颜色丰富多彩而瑰丽的各式的花火——简单的圆形,重瓣花的样子,四散开来的流星……一个最浪漫的人所能够想到的,最美丽的东西,最难忘的花火——也不过如此罢了。

  就是这个样子的。花火,是这个样子的。

  诠释了最美的爱情的样子的。

2.

  “杰克,你知道东京的烟花祭吗?”

  那个拿着画笔的少年如是问着,完全把该完成的学业和作业抛之脑后,就像不知道七天以后高考就会来临——他看起来太轻松了,轻松得可怕。

  “……是那个很有名的花火大会?一生当中, 总要和喜欢的人看一次花火大会,青春才没有遗憾的那个……?”

  与他年纪相仿的另一个少年停下了笔,习惯性的用笔帽戳了戳自己的黑框眼镜,语气有些不确定。

  看来是没想到自己的发小会提这种少女的问题。

  “对啦!”

  奈布笑了起来。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笑啊。

  黄昏的光彩落在他清秀的脸庞上,浅棕色的发丝从杰克那个角度上看来已经被阳光浸染成了金色,少年嘴角勾起,灰蓝色的眼睛里揉满了光彩。

  光彩中夹杂着丝许青涩,期许,兴奋和……和什么?

  可能是那个笑容太过灿烂,他已经被晃花了眼,因此看不清吧。

  

砂の上に刻んだ言葉

在沙滩上刻下的话语

君の後ろ姿

和你的背影

寄り返す波が足元をよぎり

涌动的波浪 掠过脚边

何かをさらう

究竟掠走了什么

3.

  也许故事的从来都是从夏天开始的,也许缘分也从来都是从夏天开始的。

  许多的记忆应该都是记不大清的,但是唯一忘不掉的,或者说还有模糊的记忆的,杰克想,就有关于盛夏的一些记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记忆总是非常清楚的——也许我们是不用深究这一点的,静静的看,静静的去感受回忆就好。

  杰克记得,那是他和奈布两个人在高中还是大学的某个暑假,结伴自己出去旅行的时候。

  这趟旅行十分随心,他们只是慢慢走,经过曲折的一条路,去海边的一个小城。

  那是一个很朴素的小城,朴素到完全无法用华丽的词藻来形容。

  可这样素净的美丽仿佛能净化人的心灵一般,平凡的美丽才是最惊心动魄的美丽,他们一起看过古朴无人的海边朝阳升起的样子,金色的光团从东边的海升起,大海中每一个细小的海浪上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边,然后一点细碎的光芒被冲上岸边,小城的树也便接受了阳光的洗礼,接着就是白色的墙壁,有些古老的建筑,街边的店铺,每一个来回的行人……

  美。是真的,令人有想哭泣的冲动的美。

  他们两个静静地并肩站在海岸线边,任凭海风呼呼吹过。

  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谁说过一句话。

  半响之后,杰克才听到一个微弱的清亮好听的少年音。

  “……真美。”

  “……嗯。”

  “……真的好美,我除了说好美,都不知道该说些别的什么了。”

  “……我也是。

  就是在杰克以为他们要一言不发的回去的时候,他听到奈布空灵地呢喃了一句。

  “不知道……花火大会,有这么美吗?”

主页踩雷。
直接取关。
我平时脾气不是挺好的。
现在突然又开始暴躁了。
生平最恨拆逆,Cp和其他角色只接受友情向,一踩雷直接取关拉黑。
暴躁。

【杰佣】玫瑰如你

*第二人称孩子视角现代甜文
*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什么的最美好了⁽⁽ଘ( ˊᵕˋ )ଓ⁾⁾
*ooc,感觉文中的两个人都太温柔了……不过本来就也是温柔的人啊
*其实是很久之前写的一篇文了,没改直接发上来er,有缺陷请指出
*“爸爸”表示亲昵,是奈布。“父亲”则带有尊敬的意思,是杰克。

  你有一个爸爸,还有一个父亲。
  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
  他们都很温柔。

  罗尔滋是你的名字,它的发音来自于“Rose”这个美好的单词,这个名字寄托了你爸爸和父亲青春时期最美好最热烈的爱情。
  就像玫瑰一样。

  你的爸爸是一个骄傲又倔强的人。
  他看上去十分年轻,顶多只有20来岁,但是你明白,他其实已经30岁了。
  你童年的记忆里,抚摸着你的头发,温柔的扶你起来的那个是你的爸爸。而对你严格,每天规划好你的作息,和你认真探讨作业的那一个,也是你的爸爸。
  你一直觉得,爸爸他的爱总是很恰当的,该温柔的时候很温柔,而严肃的时候,绝不会掺杂其他的感情。
  他的教育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有用了,正适合你这样的孩子——你长大了之后这样感谢了他。
  而他放下了手中的书,神色柔和的揉了揉你的头,说,那可不,我和杰克可是想着怎么教育你想了很久的。
  那个时候你觉得爸爸真好看啊,光洒在他的脸上,晕染出朦朦胧胧的光圈,他看起来就好像天使一样。

  而你的父亲,是一个温柔而绅士的人。
  你的爸爸给你了正确的学习技能上的教育,那么你的父亲给你的就是人格魅力的教育。
  我的父亲看上去也十分年轻,和爸爸一样,他们都是中外混血儿。
  也许这也是他们两个长得都十分好看的缘故吧。
  父亲有一头柔软的黑发,和一双翠色的眼眸。小时候,他常常把你扛在肩膀上,你扶着他的肩,下巴顶着他的发旋儿,在几近一米九的高空,新奇的望着周围。
  父亲和爸爸的身高差了将近20厘米,因此爸爸总是牵着你的手,而父亲却总是把你扛在肩上。
  父亲有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双手,那双手用钢笔写出的文字无比的优美。
  你的父亲是一位极有名气的作家,从小他就给你读诗歌,中文的,英文的,让你感受文字的韵律之美,熏陶你的情操。
  基因和天赋,仿佛是会遗传的,你几乎没有犹豫的跟随父亲和爸爸一起进入了艺术的世界,并且每天在这个世界里欢畅地呼吸。
  父亲总是培养你发现美的眼睛,比如说洗衣服的洗澡泡泡。洗衣服这件事情你们一家一向是手洗的。一洗衣服就全家动员,在阳台交接花园的地方端来一个洗衣专用的大盆,三个人花样百出地各种洗洗冼。
  其实洗衣服这件事情就像玩乐一样,平时你上学的时候,是没有办法享受这项娱乐的,只有到周末和假期——你才可以和父亲与爸爸玩得痛快。
  你记得父亲用他那修长的手捧起五彩斑斓的泡沫,举到到阳光下,看它们闪烁的光芒。
  「你看到了什么,Rose?」
  他温柔地望着你,鼓励性的问。
  不管你回答什么,父亲总是会很惊喜,「Rose可真是个天才小公主」然后轻轻的笑笑,轻声说自己觉得它像什么。
  然后爸爸也会盯着那堆泡沫出神,虽然他是一名绘师,但是语言功底也非常好,他们总是这样,边洗衣服边聊天。
  因为你的父亲是一位作家的缘故,在他和你爸爸聊天的时候,也许会听到他一闪而过的灵感和有趣的故事。
  所以所有的家务活,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娱乐。

  你的父亲除了这些以外,还经常带你出去晃悠,逛街,逛书店,旅游,去周边探险。
  每一次的出行,都是掐着爸爸不用赶稿的时间去的。
  父亲和爸爸带着你玩,就必然会等你一起发现许多艺术性的东西,从服饰,到房屋,到文化,到风景——所有的东西在你们眼里,都是美的,你还记得你们停在故宫门前时,爸爸满心满眼的赞叹着,手中的笔旋转着绽放出花朵,拥有生命力的铅笔笔触勾勒出屋檐一角的线条,令人心生羡慕,也心生欢喜。

  出去玩总是需要和别人交流的,你总是在这一环节上看到自己父亲的人格魅力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他总是面带微笑的,看上去十分优雅可亲。父亲拥有一种气质,穿西装正装的时候会让人误以为回到了维多利亚时代,遇到了那个时期上层贵族的绅士,而穿休闲装的时候也穿的简单写意,帅气无比。
  一句话概之——衣架子一个,穿什么都好看。
  悄悄补充一句,这句话是你爸爸说的。
  父亲的口才再过去十四年以来都是十分的厉害的,无论是请求还是劝说,只要他面带微笑的开始讲一个字,就不会有人抵抗。
  这里面的人当然不包括爸爸。
  但是包括你呀。
  比起爸爸的教育来说,父亲的教育更像是潜移默化的改变,你的审美,认知,情操,思考问题的方式……在你父亲的手中都是未雕琢的宝玉,他一笔一划,细心地,慢慢地雕琢。
  你的性格在他的潜移默化下改变,最后等到宝玉变成宝器的那天——玉石也得谢谢雕琢她的人呐。
  所以现在你才能像你父亲一样,如此受人喜欢。

  你的父亲和你的爸爸,总是相处得很自然而又和谐。
  有的时候他们之间根本就不会过多的聊,当然啦,时候除外——大部分的时候,他们的交流甚至只有一两句话,简单的几个词。
  也许别人听不明白。
  但是他们完全能懂对方的意思。
  这就是默契吧。
  彼此相爱的人,关系最美好的模样大概就是如此了。

  你的卧室从来很乱。
  这一点被你的父亲说是:“像奈布一样。”
  你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为此偷偷高兴——没有哪个子女会不喜欢自己某一点上像自己的父母,虽然对于你来说父亲和爸爸不能用这个“父母”词性形容,但是你的确为此高兴。
  你的外貌更像你的父亲,身材则像你的爸爸,这两者完美融合在了一起,于是你的外表人设定义变成了娇小可爱的淑女小姐——这是艾玛姑姑说的,虽然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你撇了撇嘴,但还是表示赞同。
  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你和你的父亲本质上来说更像,但是玛尔塔姑姑却说,他觉得你某些方面更像你爸爸——性子有点倔,而且对任何事物都很好奇,甜甜的,软软的,还会撒娇。
  当然啦,明白自己和自己的爸爸很像也是很高兴的事情,是你的记忆中却停留着一段插曲,导致回忆起来简直就像是大人幼稚现场。
  ——不过也的确是大人幼稚现场啊。
  嘿嘿嘿,具体是什么,就保密啦。
  你觉得偶尔钓一钓胃口也是不错的。
  爸爸这样说的啊:
  “……你这一点就跟杰克一样坏。”

  你总是喜欢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喜欢把旧的东西存起来,很久以后边翻边笑。
  这一点也许是受你爸爸的感染吧,你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刚刚开始认字,有一天爸爸心血来潮,把自己过去很久的时候——大概学生时代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
  天呐,爸爸的东西可真多,你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这么宽阔的别墅,你们三人住起来却完全不显的空旷了——整整齐齐的堆满了东西,几乎连角落都摆着收纳柜。
  在那一堆东西里面,最惹人瞩目的就是那十几本封皮朴素但内容丰富多彩的日记本,它们整整堆满了一个柜子。你可以想象它们是有多厚?这种本子明明更适合学术论文,但是偏生就被你的爸爸写成了几乎一本小说著作——等一等,这个说辞大概不是正确的,毕竟那只是真实的生活记录。
  从这里你就可以小小的吐槽一下,你爸爸青少年时期的心事和复杂的感情,为什么会比你一个女孩子还要多。
  但是那时候的你并不懂这些,所以就开始抱着爸爸的日记本胡乱地阅读了起来,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去揪父亲的衣角,看到那个时候爸爸漂亮的配画就睁大眼睛咧起嘴角,满眼都是小星星的欣赏着美丽的画作。
  其实那些内容,有半数以上现在的你已经忘记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幅花火。
  ——就像每年暑假的某一天,父亲爸爸总是带她去东京的烟火大会看的烟火一样,不,它更美些,柔软的笔触中藏美某些美好又隐秘的东西。
  你没有看懂,那个时候的你没有看懂。
  现在的你,当然也不会看懂。
  毕竟你现在才14岁。

  你一直一直很爱你的父亲和爸爸,这并没有什么疑问。
  单纯快乐,幸福又简单的日子,随着时光,在玫瑰的绽放中悄悄流去了。
  这样很好,不是吗?

广西明天来台风啊……
停课了er……
摸鱼摸到虚脱,瓶颈期终于过了!!!感觉自己画的比以前好那么一丢丢了,至少可以拿眼看了……
尝试手绘约瑟夫
所以说设计约瑟夫发型的人是魔鬼吧(改了n遍
突然发现自己300年没更过文了
趁着放假来一发

一个小小的置顶

一个小小的置顶

为了保持主页清爽

写文的在一个号,画画的在另一个号

这是文手号 

这是文手号晓晨月

画手号是 @赋墨羽

叫我小诗,小诗就好(=^▽^=)

一个渣渣文手,懒得可怕,但是时而高产。

今年12,初一生,要努力学习所以不常更新,但是会把一些灵感记录在笔记本上,然后有空再转化成网页版发上来。

性格非常好!!真的很想要评论!!几乎不怎么生气!!就算生气了也是三秒就忘der!!

是个纯食党。

以下食谱:

第五人格:

主食杰佣!!!我爱他们!!ヾ(´∀`。ヾ)不逆不拆不ky!!!谢谢!!!

副食医园,不逆。空医,社园偶尔也吃。裘前不逆不拆,鹿幸不逆不拆,蝶盲不逆。黄冒不逆,摄殓不逆不拆。⁽⁽ଘ( ˊᵕˋ )ଓ⁾⁾

天雷杰园。天雷裘杰裘。天雷杰克除了奈布之外的所有cp。杰克和其他人只接受友情向天雷all佣。天雷奈布除了杰克之外的所有cp。奈布和其他女性只接受友情向/亲情向。

反正就是纯的不能再纯的纯食,望谅解。

( ‘-ωก̀ )

刀剑乱舞:

主食清安,不逆不拆!!!偶尔也接受无差,但吃不下安清。┌(┌ 、ン、)┐

安清天雷!!!

副食三日鹤不逆不拆!!!

然后其他的都随便啦(●'◡'●)

凹凸世界:

主食瑞金不逆不拆!!!(´▽`ʃƪ)天使般的发小啊!!!同样爱他们!!!

副食雷安不逆不拆,凯柠不逆不拆~(●´ε`●)♡

偶尔也吃雷卡,但很少量。

天雷嘉瑞嘉以及安雷柠凯!!!!看都不想看到系列!!!!特别是嘉瑞嘉!!!

其他嘛,就随便吧……(´-ι_-`)

我的英雄学院:

主食轰出,天雷轰胜出大三角以及胜出。

副食轰爆,all胜。其他随便。

……不接受出左(除出胜)以及轰右。

轰君迷妹了解一下(●・◡・●)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我吃的很杂的一个坑。

漫威:

主食锤基,不逆不拆。骨科挺好食的嘿嘿嘿。

然后贱虫,铁虫,铁盾铁,盾冬,奇异玫瑰,绿寡……都海星。坚定地虫右主义!!!小蜘蛛的迷妹!!!也吃小蜘蛛乙女向!!!就是无法接受虫铁!!!天雷!!!基锤也是!!!

hp:

……不讲了。

斯哈。不逆不拆,其他随便。

太饿的时候会去德哈里面逛一圈,随便塞点图吃。

(-ι_- )

天雷all哈以及伏哈……我完全接受不了。

不怎么吃cp,其实我更喜欢剧情以及它的设定,几乎每个我喜欢的cp都被我写过这个pa嘿嘿嘿嘿嘿(◦˙▽˙◦)

王者荣耀:

白鹊。不逆不拆。虽然很冷而且还有点邪教但我是真的喜欢他们两个。(╥_╥)

天雷信白!!!!因为我是白左的坚定支持者!!!!(`Δ´)ゞ

其他随便er……(一_一)

好啦,食谱罗列完啦*٩(๑´∀`๑)ง*

然后声明一下:

并不是我吃的所有cp我都产粮。有些cp因为我不能很好的控制他们的性格,所以为了不崩毀他们的人设,我暂时是不会产粮的。这是我对喜欢的cp的一种尊重

也许等我哪天笔力足够了(可能要等到高中大学吧hhh)我会考虑产粮,但是在自身水平不足的时候,我是不会产粮的。

我不会ky。我尊重每一对cp以及每一个角色,每个人有每个喜欢他们的理由。我们无权议论或者否决别人的爱好。所以我的天雷cp我都不会主动去看,也不会说些什么。自己不喜欢就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指责和侮辱。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不会乱点推荐……因为我吃的一些cp还是比较邪教的,为了让别人的主页清爽一点,我几乎只是点红心还有评论。

这就是我( ﹡ˆoˆ﹡ )希望大家都能有耐心看完我的置顶!!!感激不尽!!!

我们军训教官 。
性格真的很可爱。
他真的好可爱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教官啊差点没可爱死我了15555551(இдஇ`)
别班羡慕死我们了哈哈哈
我说教官是我们的
然后她们就——(`皿´#)是魔鬼
哈哈哈嘿嘿hhh
我们教官是真的可爱!!!!!!

【清安】Bloody love story


*渣渣出来丢人现脸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设定是百度的,bug特别多求不吐槽
*前期看不出来,但两个人都很黑,只不过遇到对方会变幼稚而己。
*给我亲爱的北极圈产粮,不逆拆活的真辛苦
*2000字未完结估计得有后续但只是估计
*在极地哪怕自割腿肉也要活下去啊

1.

  夜深人静。

  万家灯火齐熄灭,仅留路边幽然灯火静悄悄的燃烧,微弱的光芒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显得不值一提,但仍然供给着一丝安全感,使得没有明亮月光的五夜并没有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赶路的,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的——月黑风高之时打更人也不见踪迹。

  风很凉。晚秋的时候,北方仍旧无雪,但夜晚寒得刺骨。

  人们不喜乃至厌恶惧怕上述这些令人心底发毛的东西,因此他们紧锁家门,蜗居在安心的住所。

  ——可是很不巧,有些自黑暗中生出的家伙们很喜欢。

2.

  沾满猩红的纤细双手死死的掐住面前已经被捅了五六刀,腿上中了两颗银质子弹的弱小,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懦弱同族,清秀的少年面无表情的布下处决结界,将上了膛的枪支别回腰间。

  黑暗的影子笼罩着这座繁华的北方城市,屠杀的气息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蔓延,冰冷而血腥。

  “……The Sixth Tradition: Destruction Thou art forbidden to destroy another of thy kind. The right of destruction belongeth only to thine Elder. Only the Eldest among thee shall call the Blood Hunt. ”

  一个同样长相俊秀无比的人影从阴影中走出,红艳的薄唇轻轻吐出看似平和倜傥实则杀意四溢的字句,他修长而又指节发白的双手交叠着搭在一根手杖上,神色晦暗不明,嘴角蓄笑。

  “……连「戒律 」都胆敢违反的废物……”

  身体被寒冰冻结,面部肌肉完全已经扭曲不堪,指尖插入肉里的声音模糊不清,手腕处贴合着血管的金属灼热无比,全身上下仅有的那一点魔力和依以为命的血液一点一滴的被吸干,喉咙里只来得及发出了一点破碎的音节,临死之前他只看见一双暗红的瞳,和一句冷淡又充满厌恶的话。

  “……最后的价值就是你那点血了。”

3.

  大和守安定甩甩手上的血,木然的收起装满了血液的容器,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萎缩,风干,直至化为一堆尘土。

  他再看了看刚刚因为「猎杀」而破坏的小片建筑以及满地猩红鲜艳的血,有点心烦意乱的随便丢了个魔咒清理完毕,瞅了瞅自己身上大片大片的污渍以及被撕碎些许的衣物,再看看另一边悠闲站着衣着华丽整洁得好像就要去参加宴会的某人,突然很想一拳捶死他得了。

  然而不行,因为他打不过他。

  加州清光心情甚好地收起了审神者赠予的手杖,哼起了《白色教堂》,拉了拉手套的边缘,把似笑非笑的眼神投到了大和守安定的身上,嘴角则微微勾起。

  ……妈的这人怎么这么欠揍。

  大和守安定一瞬间差点没气成刺豚。

  “最近需要清理的家伙真多啊。”大和守安定心里劝说自己不要和某个白痴计较,到嘴的脏话一转变成了吐槽,“真是太烦人了——我已经不想看到这堆垃圾了。”

  加州清光理了理领子,一双血月般的红瞳转了转,优雅的迈开步子,和大和守安定一起离开了阴冷的小巷,走到吹着寒风又冷冷清清的大街上,听到大和守安定这句话,撇了撇嘴回应:“是你自己要接「猎杀令」的,居然还敢嫌烦,你是一朵奇葩吧。”

  “我只是吐槽而已——同样身为Tremere 异类中的异类你没资格说我,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狠狠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优雅地反驳,拐弯抹角都没有地直白骂人。

  “有的时候我真觉得你是Gangrel ,你的礼节是否已经完全丢掉了,这一点让我很怀疑,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维持着非常欠扁的微笑,摸着下巴温柔地回复,结果同样收到了对方狂风骤雨一般的言语攻击。

  “是吗?说实话,有的时候我也觉得你非常像Toreador ,那么注意外表和美真的很像是他们的行为——我说真的。”

  大和守安定学着他温柔微笑,看起来非常可爱,还有一点点乖巧。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并不是的好吗。

   “大和守安定,你小心点——随便侮辱其他氏族可是会招仇恨的,况且这实在像是那些反叛者的言语,你不觉得吗?”加州清光精致的眉眼依然还是祥装着温柔可亲,然而嘴巴一点都没放过大和守安定,依然作死地继续怼。

  有用吗?

  没有哦。

  “装什么装,我知道你施了魔法——别人听不见我们讲的任何东西,更何况我们还是用日语进行交流的,在英国,没有人会听得懂好吗?”大和守安定一脸浓浓的嘲讽,充满恶意的揭穿了所有事实,然而,这并不能阻挡加州清光继续演戏,他也就是过过嘴瘾。

  “不要贫嘴了——然后我们去哪里?”加州清光突然不太想理会大和守安定这个无聊的家伙,用最快的速度转移话题,丢给大和守安定一个问题,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前进。

  “去找魔女吧——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很多年没去看过她了,上次见面还是我们那一次分开的时候。”

  “……我总觉得你的目的并没有那么单纯。”

  “哦,你猜对了,我还要盘问一下魔女在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黑历史,然后每次在我觉得你很欠扁的时候,我都可以狠狠的怼你了。”

  “……”

4.

  月黑风高。

  对于血族来说完全就是非常好的一个夜晚。

  适合谈情说爱,勾搭人类(×),宴会狂欢,聚餐。

  ——甚至乱跑。

一封情书-献给Annie Phli太太

@Annie Phil
我,实名表白安妮·菲尔太太,了解一下。
我是一个经常被没收手机的小升初狗,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杰佣,然后疯狂的爱上了他们,刷文刷的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说实话,我还算一个挺挑剔的人,有许多太太文章的思路,和我心目中的杰佣是不甚相同的,不过这也难免,毕竟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能找到和自己心目中杰佣相似的太太,难上加难。
我运气一向很差,我以为我就这样凑合着吃粮,也碰不到真爱的太太,永远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偶尔自割腿肉自娱自乐。
但是幸运女神居然真的将祝福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当时我看完今日娱乐头条的第一章,我就忍不住要起身惊叫——太高兴了,真的是太高兴了。
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很棒的作者,我是不想吝啬我的赞美之词的,可是满腔要夸人的话突然之间在开口的一瞬间忘了个光光——然后我就只能很激动的重复好棒好棒好棒这两个字,然后红心蓝手评论关注四连击蹲守在了粉丝区域小心翼翼地仰慕太太。
Annie Phli太太人非常好,更新的非常勤快,没有特殊情况就是准时准点更新,一周起码三篇字数有平均保证的文章,还时不时有小甜饼掉落,可谓高产!!!良心太太了解一下!!我喜欢太太啊啊啊!!call爆!!!
……好的我稍微冷静一下,然后继续表白。
Annie Phli太太的文风,也是十分干净漂亮。淡淡的,给人一种比较理性的感觉,但是又十分温暖,整体文字行云流水,读起来非常舒服。这种文风实在让人喜欢,和整体故事搭配起来也特别棒,每次吃完粮之后都想长叹一句杰佣怎么这么好……总之就是想法忒多,内心刷成一片弹幕。
以下是看完Annie Phli太太的文之后的综合反应:
我跟你讲杰佣他们有这——么好!!!我要把他们吹上天!!!杰佣女孩嗷呜嗷呜叫!!!社会主义兄弟情这个梗还过得去吗???嗝儿哈哈哈!!!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算我求你们了赶快复合吧!!!1551太好吃了我安详升天了解一下!!!暴毙!!我被他们可爱死了!!!
……这样。
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吹的……哦,对了!Annie Phli太太是个超级温柔的人!!!当时我发了一篇日志,太太在我的日志评论了,然后我们聊起了天,其中我不小心透露我写了一篇很渣的短篇没有放出来的事,毕竟写的太差了没脸拿出来,然后太太就鼓励我发出来,我被超喜欢的太太一鼓励,神差鬼使的居然把那篇短篇放了上来……现在想一想,她真的是个好温柔的人啊,而我也十分幸运,太太的粉丝有两百多个,而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居然能被看到,实在是太,太幸运了!
……冷静一下我想要跳起来吹爆太太的心,继续面不改色表白。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在纠结题目是叫一封告白信还是一封情书好。
然后想了想,感觉情书更好听,而且也比较神秘和真挚。
然后,以上扯了这么多吹了Annie Phli太太这么多,其实就是几句话。
我跟你们讲。
Annie Phli太太她有这——么好,她的文章有这——么好,她的人有这——么温柔,她真的超级好!!!
我喜欢她,我真的超级喜欢她,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她和杰佣,希望太太充满动力的继续在杰佣圈产粮!

【杰佣】Death and his little gentleman*

*ooc 小甜饼 短篇一发完
*文中所有英文句子来自谷歌翻译,在最后会补充中文
*其他设定详见文中
*配上初音的Life食用更佳(一定要是初音的才行)
*然后 @Annie Phil 一下太太

  这是一个晴朗的午后。
  洁白的纱帘被掀起,窗外蓝天白云碧草晴空的景色一览无余,躺在病床上打着吊针的少年——至少从外貌上来看是少年,却无心在于此。
  他现在正在盯着墙上的时钟,眼神有点恍惚,让人怀疑他下一秒钟就会睡着。
  指针并没有因为他的目光而变快,依然不紧不慢的前进着,慢悠悠的速度成功的催眠了奈布,没一会儿他便轻轻的合上了双眼。
  嘀嗒。
  十二分钟过去了。
  现在是下午2:39。
  约定的时间到了。
  忽然之间,除了奈布之外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多出来一位穿着维多利亚时期标准绅士服装,头上戴着一顶礼帽,带着金属框架的单边眼镜,手中拿着装饰了玫瑰的手杖的男人。
  他长得非常好看,黑发红瞳,皮肤白皙。
  加上那样俊朗的面孔,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为其倾心。
  他含着笑看着奈布的睡颜,手杖突然在手中消失,他俯下身去,轻轻的在奈布耳边问:
  “Are you alive? my little gentleman .”*
  奈布有些迷糊的醒了过来,曾经身为军人良好的自觉,不到片刻他便清醒了。
  即使没有听清楚,他也知道杰克问他的是什么问题,于是他平静的回答。
  “Yes.”*
  “I am still alive, dear Mr. Death .”*
  于是他睁开眼睛。
  他看见杰克笑了。
  “That's good, my dear little gentleman.”*
  今天你也没有把我带走,死神先生。
  虽然仅仅是活着,仅仅是这样,就已经很感谢了。
  Thank.

  他和死神先生的初遇也是一个午后,2:39。
  那个时候他的病情大概还没有很严重吧。
  那个时候。
  奈布在整洁的病房里迷迷糊糊的差点要午睡了的时候,抬眼却望见了一身黑色的杰克。
  奈布完全不惊讶,或者说没兴趣没时间也不想去惊讶,于是他真的只是浅浅地用平静的神色望了杰克一眼。
  他完全不知道,这一望,就让这位死神先生记住了他的眼睛,接受了维纳斯所赠予的爱情。
  奈布眼神的余光瞄到了杰克背后依然洁白无暇的墙壁——这个人,没有影子。
  “Are you a god of death?"*
  这个人是死神么?或许他就是来接我的吧。不知道是要去天堂,还是地狱?
  应该是地狱吧?
  “Yes, my name is Jack, the god of death that will take you away someday."*
  还真的是啊。
  人反正总是要死的,总归只是投入死亡的怀抱的时间有所不同,仅此而已。
  死亡不过就是人生最后平静的归宿罢了。
  因此奈布并不惧怕。
  所以他笑了笑。
  “If so, can you chat with me for a while? ”*
  “just now .”*

  自从认识了死神先生之后,病房里平静而死寂的空气就给打破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柔欢快的心情,窗外透进来的青草的香气,和死神先生身上的玫瑰的香味。
  死神先生总是准时来,下午2:39,然后一直从这个时间开始,呆上一个小时又14分钟。
  这两个没有规律的特殊时间,是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聊天的时长。
  杰克懂得很多东西,他会聊一些在地狱里的见闻,还有在天堂的也是。
  他告诉奈布死神其实就是一个引路人,把死去的灵魂带上天堂或者引入地狱,当然啦,也有一些无害的游魂,会执着地待在人世间。
  其实死神在每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都会前去交流,人有千千万万个,死神也有千千万万个,有些时候死神的工作甚至还包括预示死亡。
  因为工作的性质完全可以说的上是温柔,所以大多数的死神都养成了温吞的性格,而且都不如传说中那么恐怖。
  有个性一点的,比如杰克,他还是非常乐意陪着即将逝去的逝者们,偶尔也沟通交流,但绝对没有人像奈布一样和他这么亲近。
  杰克的描述中,他遇到的那些死去的人们,大多数都是一些孩子,身患重病的孩子。
  比起普通的一些孩子们,他们更加天真可爱,甚至懂事得令人心疼。
  所以杰克就将自己默读的习惯改了过来,每天准时准点的陪着那些孩子安静的做游戏,没有办法做游戏,就轻轻地讲故事。
  杰克喜欢那些温柔的文字,也喜欢那些美丽的文字。孩子们则同他一样。
  于是他读泰戈尔的温柔的句段,《新月集》,《飞鸟集》,那些赞扬伟大的母爱,夸赞孩童的活泼的诗,深深受着这些现在已经安然走向天堂的孩子们的喜爱。
  这些应该都是悲伤的事情,但是由杰克复述出来,却显得分外的温柔和宁静。
  因为奈布明白,至少这些单纯的孩子,临死之前都如此的天真可爱,满怀希望和快乐。
  如果自己也能这样就好了。

  死神先生会弹钢琴。
  他指尖弹奏出的温柔的音色非常好听。
  奈布出神地望着被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架钢琴和一个死神先生,完全没有看到纱帘忘了掀起,在空气中翩翩起舞的美丽模样。
  也完全没有看到自己,苍白而又鲜活平静的,周身被光芒照出一圆淡淡的光晕的,仿佛天使一般的样子。

  遇见了杰克之后,奈布难熬的时光变得温柔而恬静。
  每天下午准时到来的死神先生,总是会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
  每天的时光,奈布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等待下午的到来。
  就像狐狸说的那样。*
  ——杰克就像一枚石头,轻轻地落入没有波澜的大海里,激起层层的波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概是从比较早之前就开始持续。
  杰克总是捧一束花来,放进他床头柜的朴素花瓶里。
  刚开始,是一支又一支沾着晨露的鲜活明丽的娇艳红玫瑰。
  每天奈布早上按时起床的时候,都能看见金色的光辉透过薄薄的纱帘照射到玫瑰上的样子——它仍然如新鲜采摘下来的玫瑰一般美丽,但是那刻的初阳无异于锦上添花,让玫瑰成为了如同瑰宝一样的存在。
  虽然奈布也很喜欢它们,但是他总觉得它们太浓丽了,那种颜色浓烈得仿佛不属于他这个小小的洁白的病房。
  而死神先生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从某一天起,改成了送百合。
  百合洁白的花瓣推送着幽幽的香气,简单朴素,仿佛在哪里都能顺利地融为一体。
  它的花瓣和它的叶子的配色都很素净,令人从心里感到非常舒服。
  奈布真的非常喜欢这些朴素纯洁的花,可是……
  他大概可能没能弄明白,他到底是喜欢花,还是喜欢送花的那位先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奈布和杰克有了一个奇怪的规定。
  “Please ask me if I die every time you visit me."*
  是想要作什么呢?
  其实并不想干什么吧,只是想证明自己还活着。
  对自己说,你还活着。

  在刚开始的时候。
  奈布还没有遇到死神先生的时候。
  现实的每一天都是残酷的,战争后遗症和新病症同时发作,痛苦和恐惧差点把他折磨的不成人样——他每天都在做梦,梦里是那次失败的惨痛任务,恐怖分子们扭曲狰狞的面容,队友们的残肢,窒息的黄沙扑面而来。
  拿到病例通知单的时候,上面明确的写着他活不过三个月。
  挚友艾米丽知道他被这种痛苦折磨,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的。
  “Try to take a break, but it won't work. ”*
  稍微休息一下。
  可是他的心就如同被暴风雨肆虐的大海,不知道要到哪一刻才能彻底平静。

  直到有一天,他和隔壁病房的一位老人碰面了。
  那是一位极其拥有智慧的教授,但他教授的是人生的哲学,而非知识。
  从那个时候起,奈布心中的狂风暴雨就开始渐渐平息。
  到最后,他已经做到了心止如水。

  后来奈布遇到了他的死神先生。
  但他面对死亡做好的一切准备并没有就此被打碎。
  每一天,他都会静静的写信,等待死神先生的到来。
  He will die *
  他心悦他的死神先生,杰克。
  他的死亡并不会代表他们缘分的终结。

  今天绝对是最后一天了。
  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
  奈布静静的等待着杰克的降临,他合上了双眼,静静聆听着风吹动的声音,空气中百合花淡淡的甜香,以及身体变重变沉的感觉。
  一片黑暗之中,一双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握住了奈的有些细瘦的步满伤痕的手。
  奈布轻轻地笑了。
  “Take me away,  dear gentleman”*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极浅极低的笑声。
  “No problem, dear little gentleman."*
  他想睡觉了。
  但是,对了,还有一件事。
  “My gentleman,I love you.”*
  杰克略带冰冷的怀抱靠近,他轻柔的鼻息打在奈布的眼角处,在如此亲密的距离下,他低声回应。
  “I love you too.”*
  这样就好了。
  奈布满足地笑了笑。
  总会再见面的,不是么?
  但是现在,就先给他们两人的故事按下一个暂停键吧。
  反正到最后,一定会幸福的。
  因为你爱我,我也心悦于你。

  这是一个
  Death and his little gentleman *
  的故事。
  不用担心,到最后他们是幸福的结局。
  所以请给予他们祝福,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所有英文的我输入进去的中文原本

*死神和他的小先生

*还活着吗?我的小先生。

*是的。我还活着,亲爱的死神先生。

*那就好,我同样亲爱的小先生。

*你是死神么?

*是的,我叫杰克,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把你带走的死神。

*既然如此,那么可以陪我聊会儿天吗?现在。

*请在每一次来看望我的时候,都询问我,我是否死亡。

*试着稍微休息一下吧,这样的话可是不行的。

*他会死的。

*把我带走吧,亲爱的先生。

*没有问题,我亲爱的小先生。

*我的先生,我心悦你。

*我也是。

*死神和他的小先生

*彩蛋,是《小王子》的梗,狐狸说了大概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告诉我你下午三点到,那么我就会从两点钟开始期待……”

……啊然后就真的没了,这个短篇完全就是本来不想发,但是被太太激励到发啊太太我爱你啊量源泉有木有1551(´▽`ʃƪ)(●'◡'●)ノ❤*٩(๑´∀`๑)ง*ପ( ˘ᵕ˘ ) ੭ ☆⁽⁽ଘ( ˊᵕˋ )ଓ⁾⁾
  小小声:我可以要评论吗!居然都看完了评论一下呗QAQ我的好感度会刷满de!!!